相声《伯乐与千里马》
2017-01-12 11:58:27
  • 0
  • 0
  • 49
  • 0

甲:要说伯乐与千里马的故事,那是2600多年前的事了。

乙:对,属于春秋战国时期。

甲:在那个时期,征战杀伐,攻城略地,如同儿戏。

乙:在那个时期,杀人如麻,灭掉一个国家,小菜一碟。

甲:面对如此浓烈的血与火,我们竟不以为意,却对一个人和马的小故事情有独钟,流传至今,历久弥新。我不明白,这是什么道理?

乙:哥们,别抒发思古之幽情了,你不明白,是因为你不接地气,接了地气,啥都明白了。

甲:呵呵!你给说说看。

乙:这个故事推崇任人唯贤,公平公正,没有卖官鬻爵,没有拼爹,所以大家喜欢,大家一喜欢,就点赞啦,转发啦,就流传开了呀!古今一个道理不是?

甲:有道理!公平公正是一个原因,还有吗?

乙:这个故事还说了“知遇之恩”,这“恩”是随便说的吗?比方我们说“养育之恩”,是说父母,那“知遇之恩”就等同再生父母啊!

甲:有道理!知遇之恩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,比如数学大师华罗庚与他的恩师熊庆来的故事就是。

乙:那是伯乐与千里马故事中的经典。

甲:当时熊庆来是国际著名数学家。

乙:华罗庚是读不起书的初中毕业生。

甲:当时熊庆来是清华大学数学系主任。

乙:华罗庚在父亲的杂货店里卖杂货。

甲:熊庆来破格将华罗庚招到清华园。

乙:这就为华罗庚走向世界数学讲坛开辟了道路。

甲:这事要搁在学霸手里…

乙:那是不可想象的。

甲:不,那是完全可以想象的。

乙:怎么想象?

甲:不妨我俩扮演一回。

乙:怎么扮演?

甲:我演学霸圈子里的人,你演圈子外的人,如何?

乙:试试吧。

甲:你先请。

乙:(作举案齐眉状)我有论文投稿。

甲:先交审稿费。

乙:我没钱。

甲:没钱一边玩去!

乙:(转到甲另一侧)我报考你们的研究生。

甲:什么学历?

乙:初中毕业。

甲:保安,把这个神经病赶出去!

乙:怎么这样霸道啊!

甲:我就这么霸道!

乙:不怕人家告状?

甲:告状的多了,都转给我们处理,我们就报告领导,都妥善处理了,反正领导读不了他们的论文,只有听我们的。

乙:你们吃着国家拨款,凭什么还要收审稿费?

甲:不仅要收审稿费,论文要想发表,还要收指导费,论文发表了,还要收版面费,至于署名,你排最后一位。

乙:唉!难怪韩愈说:“先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,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”啊!

甲:那是古话了,如今天天都上演伯乐和千里马的闹剧。

乙:这话怎么说?

甲:君不见这“海选”都挤爆电视了吗?随便凑几个评委台上一坐,那主持人呢,任是骡子是马,只管一匹匹牵上台去遛,无非是博取一笑,比方说牵上来一匹唱歌的马…

乙:打住打住,“唱歌的马”?你得交待清楚了。

甲:咱们是海选文艺人才不是?

乙:是呀!

甲:那选手心里想的,不就是遇到伯乐那样的评委吗?

乙:当然是。

甲:选手既然把评委当伯乐,不就自己把自己当马了?唱歌的就是“唱歌的马”,跳舞的就是“跳舞的马”,同样有“演小品的马”,也有“说相声的马”…

乙:明白了,不是吃草的马,都是吃饭的马。

甲:你就记得吃,我看你就是一匹“吃货马”。

乙:说我呢?我说你就是见了“女马”就撒欢的“色男马”。

甲:什么“女马”、“色男马”?是人话吗?岂不知马不分男女,只论公母、雌雄、牝牡…

乙:不分男女,同工同酬,妇女能顶半边天。

甲:有你这样搅合的吗?

乙:(做避甲状)嘻嘻,就要他知道“吃货”的厉害!

甲:好啦好啦!咱俩别咬啦!伤了一丘之马的和气。刚才说到哪里了?

乙:说到“唱歌的马”。

甲:对,这比赛正激烈,只听得那马嘶声一阵高过一阵,响遏行云、刺破青天。那评委更是装疯卖傻、假痴不癫,这个喊“来我这里前途光明!”,那个叫“跟我走包你成名成家!”…

乙:够闹的。

甲:(入主持人)现在出价最高的,是花腔母高音,飙出了“high E”(注:超出顶尖歌唱家的高音,读如“嗨衣”),在座还有加码的吗?——有吗?——最后一次,有吗?——嘡!

乙:拍卖呀?

甲:你以为在座的有真伯乐呀,都假的!

乙:我看他们不是选拔别人,倒是变着花样宣扬自己。

甲:真正的伯乐精神还找的回来吗?

乙:一定要找回来。

甲:(贯口)春秋五霸,战国七雄,风云际会,人才辈出。话说秦穆公委托伯乐寻找千里马,伯乐走遍了六国,西自川陕,东到齐鲁,北上燕赵,南下荆楚,风尘仆仆,万般辛苦,可就是没有看到一匹中意的。话说这一天,突然…

乙:看到中意的了!

甲:没有。

乙:没有你咋呼个啥?

甲:这天伯乐来到太行山麓。

乙:太行山是山东与山西的分水岭。

甲:伯乐看见一辆马车,满载着食盐从山东到山西,那马已经精疲力竭,喘气如雷,可是那赶车的还用皮鞭抽打它。伯乐忍不住上前挡住了皮鞭,就在此刻,奇迹发生了…

乙:什么奇迹?

甲:那匹马忽然开口说话(学马叫)。

乙:它说的什么意思?

甲:我哪懂啊?可是伯乐听懂了,顿时泪流满面,对赶车的说,开个价吧!

乙:怎么了?

甲:伯乐要买下那匹马。

乙:救它出苦海。

甲:只见伯乐递过去一块金光闪闪的东西。

乙:啥东西?

甲:那是楚国的一种金币,叫做“郢爰”。七雄之国当时都发行铜币,唯独楚国发行有金币。否则扛一口袋铜钱,怎么去六国买马?

乙:是啊!那时又不能刷卡。

甲:那车老板掂了掂“郢爰”说:“马和车都归你了”。回头又说:“这车盐拉到山西,利市十倍,是拿马的性命换的,我在这条山道上,打死了三匹马,今天不是碰到你,这匹马怕也是活不成,你好自为之吧”,说了拱手告辞,一溜烟下山去了。

乙:然后呢?

甲:伯乐卸了挽具,牵出马来,只顺手一推,那盐车便落下悬崖。

乙:然后呢?

甲:伯乐牵着马回到秦国,秦穆公一看,瘦骨嶙峋,遍体鳞伤,垂头搭脑,眼神无光,大为扫兴。伯乐说:“半月后再看吧”。

甲乙:(同时)然后呢?

甲:再见此马不一样,昂首挺胸神气扬。四蹄腾空不点地,不著一鞭跨三江。这就是秦穆公第一匹千里马,取名“绝地”。后来伯乐又陆续寻来七匹:“翻羽”、“奔宵”、“超光”、“逾辉”、“超影”、“腾雾”、“挟翼”,并称八骏。

乙:伯乐劳苦功高。

甲:秦穆公对伯乐也很关怀,一天秦穆公对伯乐说,你也一把年纪了,该安排接班人了,就在你子侄辈里选一个吧,世袭你的官职和爵位,你就可以安心颐养天年了…

乙:不能退啊!人一走、茶就凉,谁还把你当马王?

甲: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你听伯乐是怎么说的吧:“我的子侄都不堪重用,我推荐一个人吧!早先同他一起砍柴挑菜的时候,我就发现他相马的本领在我之上”。

乙:如此牛人?谁呀?

甲:九方皋呀!《列子》中的人物,来头不小吧!当下就让九方皋上岗,先试工三个月。

乙:临时工啊!

甲:试工期间的任务,就是找一匹千里马来看看。

乙:够较真的!

甲:九方皋三个月后如期归来,秦穆公就问了。

乙:(入秦穆公)寻得何样骏马?

甲:(入九方皋)黄色母马一匹。

乙:牵来!

甲:于是传令牵黄色母马上殿,不料回报,无有黄色母马,只有黑色公马一匹。

乙:唔?是咋回事呀?

甲:回陛下,臣想起来了,就是黑色公马。

乙:哈哈哈哈,你公母混淆,颠倒阴阳,颜色不辨,就一色盲。不炒你鱿鱼,我简直要抓狂!

甲:陛下,且慢!容老臣伯乐进一言。

乙:说来!

甲:(贯口)天下之人相天下之马,无非相皮、相骨、相气三法。相皮者识得骏马,相骨者识得天马,相气者识得神马。臣之子侄,聊得相皮之术,只识得骏马,识不得天马。臣知相骨之法,识得天马,识不得神马。唯九方皋能相马之气,忘其皮相,得其神矣!

乙:别拽文了,你就说神马有什么好处吧?

甲:太有好处了,比如危难之时,神马能救主人性命。

乙:说来听听。

甲:你真想听?

乙:真想听。

甲:你真想听我正好吊你胃口。

乙:(示意观众)掌声!

甲:谢谢大家鼓励!都是想听千里马救主的故事吧?

乙:是!

甲:那襄阳城西门外有一处三国时期的文化遗址,(插科)这广告不是免费的哟!请襄阳政府有关方面与我的经纪人联系,谢谢!这个文化遗址名叫“檀溪”,溪边岩石上有一个马蹄印,有这么大(手势比划从大变小),使你产生无穷的遐想…

乙:别闭着眼睛“瞎想”了,说马的来历吧。

甲:要说这匹马的来历,原本是张武的坐骑。这张武何许人也?东汉末年,黄巾起义,朝廷无力征剿,乃诏告民间,鼓励地方举兵杀贼,一时间不仅豪强拥兵自重,就是卖草鞋的刘备,杀猪的张飞,命案在逃的关羽,都有了一搏命运的机会。这张武也是拉队伍占地盘,恰逢其时地做了一介草头王。只是近来张武与刘表不对付,正准备着一场厮杀,大战在即,突然来了一个人。

乙:谁?

甲:不是别人,正是刘表的宗亲刘备。虽说刘备自桃园结义起兵以来,东奔西走多年,又有关羽、张飞、赵云哥们英雄了得,但这时尚未得诸葛亮的辅佐,无所建树,此刻正是走投无路来投刘表,恰巧碰上张武之事,刘备便自告奋勇,代为出战张武。

乙:你这包子皮太厚,咬了半天没咬着馅,赶紧说马啊!

甲:好,说马,那阵前张武骑的就是一匹好马,这边刘备一看就喝彩,好匹千里马也!赵云听得大哥喜欢,立即挺枪跃马,只三合就把张武刺落马下,顺手抓了辔头,牵马回阵。有人叹道:宝马香车世所稀,武大不该娶美妻。张武何故头落地?德薄不配千里驹。

乙:好!

甲:却说刘表见了刘备新得的马,赞不绝口,刘备也就顺水推舟,将马献给了刘表。不料刘表帐下也有个会相马的,对刘表说,此马眼下有泪槽,额上有白点,名为“的卢”,虽日行千里,却是妨主…

乙:房主?还按揭呢!敢是炒房昏了头?

甲:此“妨主”非彼“房主”,是“妨害主人”的意思。

乙:“妨害主人”又是啥意思?

甲:就是骑这匹马的人都要倒霉。

乙:那刘表还敢要这匹马呀?

甲:是啊,刘表听说“妨主”,又见张武确实被“妨害”死了,就将马退还刘备了。

乙:然后呢?

甲: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却说一天刘表请刘备喝酒,诉说自己的苦衷,原来刘表前妻陈夫人所生之长子不好,后妻蔡夫人所生之幼子却不错,刘表有心废长立幼,又碍于礼法,左右为难。刘备力劝刘表不能废长立幼。岂料蔡夫人在壁后听到了,自此,蔡夫人怨恨刘备。

乙:祸从口出啊!

甲:这天,蔡夫人之弟蔡瑁在襄阳设下鸿门宴,专为取刘备的小命,于南、北、东三城门设下伏兵,唯独西门未设,那蔡瑁想,西门外就是檀溪,檀溪水深浪阔,不怕刘备插翅飞了。酒至半酣,刘备得耳目密报,蔡瑁要动手了,立即惊慌离席,跨马直奔西门。蔡瑁也立即率兵追赶。刘备逃至水边,见那檀溪水势汹涌万不可渡,后面追兵又到,于是仰天叹道:的卢马今番果然妨我也…

乙:哥们,不消煽情啦!那马必定是跳过檀溪的啦!

甲:没错!否则《三国》就重写了。不过咱们老板又有新课题了…

乙:打住打住,你们老板?

甲:是呀!就是咱们的导师呀!咱们圈子里都是这么叫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

乙:他是老板,你们都是打工的?

甲:是啊!他是“科技包工头”,拿了经费,层层分包,阿拉底层,就是“一眼眼”啦。

乙:老板有啥新课题了?

甲:新课题是《乘马“妨主”抑或“救主”影响人类历史走向之初探》

乙:够扯蛋的!。

甲:还有更扯蛋的呢,据微信公众号“中华伯乐与千里马联谊会”宣称,该会就课题《乘马“妨主”抑或“救主”影响人类历史走向之初探》,向“中华创新基金会”提出了立项申请,项目经费…

乙:大大的有啦!

甲:一分钱也没有啦!

乙:出啥事了?

甲:纪委请老板喝茶了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